首頁> 浩華視角> 業內資訊

逼近萬億!TOP20城市大洗牌,誰在崛起?

2020-03-27


有的城市在擠水,有的城市在狂飆。

過去一年,中國城市經濟格局再度發生變化。

某些老牌二線城市遭遇擠水,排名大幅下降;一些新晉二線城市GDP順勢大躍進,TOP20城市再次面臨大洗牌。

誰在崛起,誰掉隊了? 


01 

2019年,我國共有17個萬億GDP城市。 

上海、北京、深圳、廣州、重慶、蘇州、成都、武漢、杭州、天津、南京、寧波、無錫、青島、長沙、鄭州、佛山。

 
在這些萬億GDP城市中,排名最高的上海GDP高達3.8萬億,位于中游的天津為1.41萬億,處于榜尾、新晉萬億俱樂部成員佛山為1.07萬億。

 

在佛山之后,還有7個“9000億俱樂部”成員:泉州、東莞、濟南、合肥、福州、南通、西安。

這7個城市,分別位居GDP排行榜第18-24位,在過去一年GDP均實現大幅增長,正是萬億GDP城市的有力后備軍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“9000億”俱樂部之后,城市經濟矩陣明顯出現斷層。

位居西安之后的煙臺、徐州、常州、大連、唐山等GDP不到8000億元,離萬億GDP門檻還有相當長的距離。 

這意味著未來幾年,萬億GDP城市只會在這7個“9000億”城市中產生。


02

2020年之后,中國內地20強城市將會以萬億作為門檻。

2018年,9000億俱樂部只有佛山一個成員。到了2019年,9000億俱樂部猛增7席:泉州、東莞、濟南、合肥、福州、南通、西安。

這其中,最高的泉州GDP高達9946.66億,位居全國第18位,離萬億GDP門檻僅有一步之遙。

2020年破萬億幾乎沒有懸念,福建即將告別沒有萬億GDP城市的歷史。

在泉州之后,東莞、濟南、合肥均在9400億區間,福州、南通、西安均在9300億區間,差距不大,萬億俱樂部遙遙在望。


可以說,這是城市競爭最激烈的區間,不僅關乎著萬億GDP城市的歸屬,同樣還關乎GDP20強陣營的爭奪。

這些城市的排名每年都在面臨洗牌。2018年,西安一度躋身20強,2019年,泉州、東莞、濟南躋身20強。

可以預料,2020年,GDP20強城市還將面臨著洗牌。


03 

這些城市GDP為何突然逼近萬億? 

要知道,2018年,這七個城市GDP多數處于7500億-8500億之間。短短一年過去,全部躋身9000億俱樂部,到底發生了什么? 除了各自經濟增速不弱之外,更關鍵的原因在于——經濟普查。2018年正好是第四次經濟普查之年,這次普查,全國GDP上修了1.89萬億。

正如《中國經濟差距不在東西,而在南北》一文所說,這塊新增的蛋糕并非誰都能享用,有地方隨之上修,有地方還在擠水分。

安徽2018年GDP修訂增加4000多億,福建增加2880億,廣東增加2666億,陜西小幅減少,天津核減5000多億,山東擠水近萬億。


正是在此背景下,部分城市完成了GDP大跨越,南方城市成了經濟普查的最大受益者。 在9000億俱樂部成員中,合肥調增700多億,福州調增650多億,泉州調增550多億,東莞調增500多億,南通調增326億,西安小幅增加,濟南小幅減少。


借助這次調整,合肥、福州雙雙得以從7000億俱樂部一躍到9000億俱樂部,名義增速高達20.28%和19.54%。

泉州更進一步,離萬億門檻僅有一步之遙。 


04

拋開經濟普查的影響,再來看9000億俱樂部城市2019年的真實經濟增長。 以2019年GDP與2018年終核修訂之后的數據對比,由此可得出真實增長狀況。

9000億城市的真實名義增速分別是:福州(10.29%)、泉州(10.28%)、西安(9.67%)、合肥(9.35%)、濟南(8.81%)、東莞(7.53%)、南通(7.2%)。 其中,泉州、福州無論是名義增速還是實際增速,都遙遙領先。

事實上,2018年福建實際增速高達7.6%,位居全國第5位,僅次于貴州、云南、西藏、江西。

這背后得益于福建的民營經濟以及新舊動能轉換。過去幾年,福建實現了新舊動能轉換,“傳統產業占比過高、新興產業偏輕”的格局得到改觀。

濟南、西安、合肥三個省會城市,增長態勢同樣不錯。

尤其是濟南,在山東GDP調減近萬億的現實背景下,仍然實現了不錯的經濟增速。 這反映出,在“中心城市引領城市群”發展的新時代,強省會的作用只會更加突出。 東莞、南通雖然增速相對較弱,但發展勢頭卻更為強勁。

原因在于,這兩個城市分別位于粵港澳大灣區和長三角城市群,一個從屬于深莞惠都市圈,一個從屬于上海大都市圈。 隨著都市圈融合力度加大,一線城市的輻射效應將會越來越突出,東莞已經承接了包括華為終端在內的諸多深圳高新科技產業,而南通也已拿下上海第三機場的入門券。(參閱《中國最大城市群來了,這些地方被委以重任!》) 未來,東莞、南通的發展優勢將會得到保持。 


05 

只要經濟不出現明顯失速,2020年這7大城市均有望躋身萬億GDP俱樂部。 然而,必須考慮的一點是,2020年全球經濟遭遇疫情沖擊的黑天鵝。 3月之前,疫情沖擊的主要是內需,幾乎影響到所有城市。

數據顯示,2020年1-2月,全國無論是工業、投資還是消費,均出現兩位數的下滑。

3月之后,情勢發生逆轉。

正如《北上廣深,不會成為下一個武漢》一文所論述的,國內疫情受到控制,生產生活均在逐步恢復正常,而國際卻出現新一輪大爆發,全球確診案例已突破33萬,歐美日等發達國家均被席卷。 這意味,內需逐漸被修復,外需很有可能遭受沖擊,這對于外貿城市不可避免形成了再沖擊。 根據《中國海關》發布的2018年中國外貿百強城市來看,東莞位居第3位,西安第14位,合肥第25位,南通第34位,福州第36位,濟南第46位,泉州第59位。

可見,疫情沖擊對不同城市的影響截然不同。 


06 

當然,疫情只是短期沖擊,不會改變城市發展的基本面。 可以預料,最快在2020年,最遲2021年前后,中國內地的萬億GDP俱樂部城市將會增加到24席。 屆時,長三角占據8席,珠三角4席,京津冀2席,成渝城市群2席,山東福建各2席,中西部強省會武漢、長沙、鄭州、西安各占其一。 可以說,未來中國的經濟重鎮,將會集中于長三角、珠三角、京津冀、成渝等四大城市群,以及武漢、長沙、鄭州、西安、濟南等強省會,外加以泉州、福州為代表的海西經濟圈。

這無疑正是中心城市、都市圈和城市群的重點布局所在。

本文轉載自:國民經略

大唐麻将山西